sdqdzxq

人生如大便

文/金陵笑笑生

    据说中世纪前欧洲没有厕所,欧洲人随时随地大小便,包括在自己的卧房里,至于讲究点的是不是靠墙角排泄我到没有具体考证,总之那时的欧洲人有一股与生具备的粪便霸气。后来有些贵族或神父实在受不住这味就渐渐的为自己修建了厕所,据说当时还顺带发明了香水。神父每天蹲在厕所里一边出恭,一边手持圣经向上帝祷告与忏悔,这样神父的罪恶与忏悔就以大便作为载体排出了体外。临了顺便撕一页圣经,当然那时的圣经是羊皮的还是纸的我也没有得到具体的考证。再到后来建了教堂,神父在教堂的厕所里不但为自己祷告与忏悔,还要聆听跪在厕所外面的信徒们祷告与忏悔,这样信徒的罪恶与忏悔就通过神父的盲肠排出了体外,估计排除罪恶要比排除大便更加淋漓畅快吧。完事后还要撕一页圣经,于是教堂的厕所慢慢的就成了今天的告解室,我想这就是现在建筑规范中规定的厕所隔断尺寸与告解室尺寸一致的原因吧。之所以当今人类的信仰越来越缺乏的原因或许就是当年神父撕圣经撕多了的缘故,毕竟圣经的页数是有限的。

    同样,位于地中海沿岸的人们由于天生的睿智故而文明开化的较早,注意,这里盛产哲学家哦。由于那时物质生活比较匮乏,不像今天人们的社交活动主要采取请客吃饭的方式,通过喝喝酒吃吃饭就可以达到思想上的高度交流。那时哲学家们想在一起交流一下思想,讨论一下社会重大问题,一般是先考察一下谁家出恭的地方环境绿化采光通风标准星级人文景观等等,然后爽约一下。相互请客就是今天到我这体验一下,明个到你家体验体验。这不有天柏拉图、苏格拉底、阿里士多德、毕德哥拉斯什么的牛人聚一起了,他们就在地中海岸边排排蹲拉粑粑,估计蹲的不能像圆桌会议似得脸对脸多尴尬。这时哲学家们两眼望着星空,左手把着岸边的椰子树(地中海长不长椰子啊?),右手比划着他们的论点,屁股朝着大海,嘴里冒着唾沫星子交流着他们的思想。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海风轻轻吹拂着哲学家们那一对对高贵的屁股,胯下微波荡漾的海浪舔着岸边的细砂,那环境比春暖花开面朝大海好多了。随着“噗咚” “噗咚”大便入海,溅起串串的水花,哲学家们此起彼伏的屁股抖落着溅在屁股上水珠,月色皎洁,如诗如歌!大便在水里交融的同时,哲学家们的思想也达到了高度的一致,人类历史的哲学文明从此就在这地中海岸边诞生了!最后哲学家们优雅环保的拾几片树叶解决了卫生清洁问题,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一片片碧绿碧绿的树叶像一艘艘帆船载着人类金黄色的智慧之光穿越地中海走向了全世界。
    
    可见当今社会产不出哲学家及哲学思想的主要原因是人们把进出口方向搞反了!

    
    历史表明人类的粪便不但成就了宗教也成就了哲学,我作为一名宗教及哲学的爱好者,每天都在思考一个命题,那就是每天我排出的到底是思想还是大便?便秘到底是思想的僵化还是大便的不通?每当大便完毕后我总是深情的回望一会马桶里的那坨秽物,试图证明出大便是思想还是思想是大便的命题,或者能从大便里能发现点什么思想。笛卡尔得出了我思考是因为我存在结论,而我却得出了我大便是因为我活着,我活着才大便的结论。看来哲学的问题还需要历经历史唯物主义的辩证才能证明。而历史却往往不忍直视。

    儿时在农村,家里没有马桶,见到白瓷圣洁的马桶时已经是参加工作以后了,那感觉就是一尊圣物,我能从马桶里听出钢琴类的神器弹奏出的高雅乐章,就如同每次听到朗朗弹钢琴时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马桶味一样。那时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没有单独的厕所,出恭必须得上猪圈。进猪圈出恭时必须要找一根长长的杆子打着猪,防止猪跑到下榄粪坑处吃粑粑。时常有些坚强的猪或者是站在风口的猪勇敢的冲下去开吃,而自由落体运动的粑粑又恰好的落到了猪的头上或耳朵上,这时候猪就会奋力的抖动它的头和耳朵,结果。。。。,佛曰此处描写不可太细腻!
    
    所以说出恭有风险,入圈需谨慎!尤其在当今股市,更是如此。

    
    1993年我终于走出农村进了城市,进大学的第一天就开始军训,军训的最后项目是到铜峡山拉练,全程25公里。当时我们校培优班编号是13连,13是个吉利数字,我喜欢,可能因为当时电影《黄飞鸿》里面有个13姨;《九品芝麻官》中包龙星也叫13,而且秦小莲被杀全家恰好也是13口;还有耶稣有13门徒,中国有13陵等等原因吧。拉练前夜是中秋,学校发了月饼点心作为拉练路上的口粮,我们每人都准备了一军用水壶的水。可能是军训教官看我们校培优班的学生个个歪瓜裂枣的除了脑容积可能大点外,不像是什么当兵的料,就决定不让我们13连携带背包和枪械,军用书包里只放一本《军事理论》教材就够了。后来发现教官的决定是英明威武光荣正确的,事实上《军事理论》才是最高的作战神器,打仗靠的是嘴,不是靠手,又叫君子动口不动手。

    队伍凌晨3:00出发,天大雨滂沱,浑身湿透。泥泞的乡间小路卯足了劲狂奔,休息时喝了口水壶里的凉水不一会肚子就龟瓜哇啦的乱叫起来。

    捂肚子实在跑不动了就喊:“报告保卫员,有敌情!”

    保卫员王迅X问:“啥情况?”

   “肚子疼,拉屎。”

   “好!离队,到路边解决!”

    晕!路边是稻田,10月中旬的稻苗已经有一尺高吧,那稻草像针一样满地立着,生扎屁股,根本蹲不下,没办法只好弓着腰给稻子喂肥。路上的大队人马急匆匆的穿过,好在天还没亮,别人也看不见我到免了尴尬。王迅X在边上急急的催着:“快点快点,赶不上了都。”一边从包里拿出《军事理论》教材找到稍干点的页码撕下来递给我。我想幸亏是保卫员,如果是保育员还得负责擦屁股,收拾好后赶紧撒丫子撵。

    天稍亮,队伍急急前进。航空警报突发,立马卧倒!这时我边上的是寝室上铺的同学卢俊X,这货居然紧急卧倒时一拐肘拐在一大泼牛粪上,牛粪经雨水浸泡呈软膏状,我眼看着就像挤出的一泉涮火锅用的韭花酱,顿时喷了我一脸,一股淡淡的青草味油然而生。这也太巧合了吧,别人出门踩狗屎的概率都很低,您这出门胳膊肘外拐出一泼牛粪又恰恰喷在我脸上,这才叫缘粪哪。事实上这还不算巧的,后来我有一个叫刘东X的同学在南京理工大学冶苑边上的那条路上骑着电动车,恰好一只忘穿裤衩的乌鸦飞过,于是天上就掉下了一泼鸟屎落到了他眼镜片的内侧把眼睛给糊住了,当时我还劝他赶紧去买彩票来着。强烈谴责鸟类不穿裤衩就出门!最近伊拉克的ISIS组织不光在杀人,也在杀鸟,杀鸟的原因就是因为鸟不穿裤衩就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彻底的暴漏了鸟的生殖器以至于亵渎了他们神灵。

    终于到了铜峡山,教官看我们这群熊样也没让我们往山上冲锋,在山下等别的连队下山后继续向向回跑,路上雨小了,渐渐的停了,路边的植物焕发着勃勃生机。跑不到一半路我肚子又开始闹腾了,我边上的卢俊X同学居然赶时髦似得同步的也在闹肚子,我俩好不容易熬到一块不是稻田的地方,并且还有一丛旺盛的蒲苇可以挡光,于是我俩赶紧离队跑到了那丛蒲苇后面想蹲下来。尼玛呀,更苦逼的是水太深,水没膝盖处也蹲不下啊,顾不上了,赶紧弓着腰拉吧!刚呲出一股就发现一洼黄绿色的液体向腿边蔓延,这不好,要脏裤子,得赶紧向前挪腿。就这样我俩采取了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地。可万万没想到这时候有个头戴斗笠,身披塑料油纸,赶着一群鹅的小姑娘从我俩面前经过,那囧态才叫无地从容呢。来不及想了,赶紧蹲下吧,白忙活了一顿也没免了蹲在水里去。小姑娘估计是看到了路上的大队伍,又看了看我俩,可能怀疑我俩是事先潜伏在蒲苇丛里侦察兵吧,赶着鹅快速的走了。她要是不走啊,我俩还不知要潜伏多久呢。

    可见我和我的上铺兄弟卢俊X是怎样的阶级感情啊,我俩不但同寝过,关键还共屎过!

    后回忆及此时此刻,金陵笑笑生赋诗曰:

    周郎羽扇拒魏候,

    书生何须挎吴钩;

    金甲一泻三千里,

    蒲苇如剑矢如流。

评论

热度(1)